????穿越那一扇门,白玉京顿时发现,自己进入了一座宫殿之中。

????只是这宫殿却与寻常的宫殿不同,这里的一切都是用水做的,无论是墙体,地面,甚至其中的桌椅,家具,一切全部都是完全由水构成的!

????更微妙的是,若是你仔细观察,便会发现,这些水竟然还在缓缓流淌。

????这一幕,着实是惊呆了白玉京。

????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身边的桌子,手掌却并没有能够穿越水流,仿佛有一种力量约束着,能够让这桌子起到与寻常的桌子一样的作用。

????“很意外吗?”

????几乎就在同时,白玉京的身后,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。

????心中猛然一惊,白玉京骤然回过身来,便见到了一个男子,微笑着站在房间中。

????对方明明就站在那,可白玉京却仿佛根本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一般,这种感觉非常奇怪,就好像如果闭上眼睛,你就根本感觉不到那里有一个人。

????“天魔教,白玉京,拜见前辈!”

????眼皮微微一跳,白玉京连忙躬身行礼道。

????“难得,竟然能够以御空境的修为,走到这里来……坐吧。”

????微微一笑,那男子随意的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轻声招呼道。

????“多谢前辈!”

????谢了一句,白玉京随即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????这种感觉非常奇怪,触之微凉,就像是坐在水面上一般,甚至还能够感受到水流的变化,可偏偏又坐的很稳,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句,白玉京也很清楚,能够将水控制到这等程度,对方对于水之道的掌控,着实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????“前辈便是陵江水神吗?”

????看着男子,白玉京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。

????“哪有什么神不神的。”洒然一笑,那男子随意回答道:“我便是陵江,不过是于天地之间,萌生出了一点灵智而已!没什么可奇怪的,就像你现在坐的椅子,你觉得有趣,玄妙,可对于我来说……它本身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,自然可以随我心意,做出任何变化。”

????这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,却顿时便让白玉京若有所思,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
????

????虽然没有令牌,可对于王金光他们来说,也不过是多耗了一些时间而已,这一扇门,并没有能阻拦他们多久。

????每一个人踏入这扇门之后,也都进入了相似的宫殿之中,周围的一切也全部都是由水做的。

????可偏偏,每一个人所处的宫殿,似乎都不是同一间,彼此更看不到对方。

????最微妙的是,那男子也同样出现在了每一座宫殿之中,同时与所有人交谈。

????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特殊的一个,可实际上,面对的情况,却几乎完全一样!

????若有人能够同时看到这几人,自然便会产生一种玄妙的感觉,便仿佛所有人都在镜子中一样。

????

????“你来,想要得到什么?”

????陵江水神看着白玉京,轻声问道。

????想要得到什么?

????这一问,顿时让白玉京有些失神。

????踏入陵江水府,自然是来寻找机缘的,可是,什么才是机缘呢?

????是神兵利器,能够帮人突破的丹药,宝物,还是陵江水神的传承?

????沉默了许久,白玉京这才缓缓答道:“我想要前辈指点,修行之路,究竟该怎么走!”

????闻言,陵江水神却是不禁洒然一笑:“你这小辈,倒是有趣。修行之路万千,每一个人走出来的,都不尽相同,更何况……我本就不是人类,又如何指点你道路呢?”

????“大道至简,殊途同归!从入水府开始,我们每一个人看到的,听到的都一模一样,可所悟,却不尽相同,这不同样都是前辈的指点吗?”摇了摇头,白玉京解释道。

????“你既然知道大道至简,又如何不知,言语道断?”轻笑了一下,陵江水神摇头道:“我这里有神丹,可助你直接踏入破虚之境,也有无数大道法门,可供你参悟,还有这时间最珍贵的神兵……你是最先踏入此地的,我可以让你先行挑选一样,如何?”

????“可我听闻,合道之境,便是修行的尽头……前辈给我的神丹,大道法门,神兵利器,能够让人突破合道之境吗?”神色丝毫不变,白玉京从容反问道。

????“能够踏在这世间的巅峰,还不够吗?”

????陵江水神再次反问道。

????“对其他人来说,自然够了!但我……比较贪心!”抬起头,看着陵江水神,白玉京的目光显得异常清澈,轻声答道。

????

????“神兵,丹药,传承,我玄道观都不缺!此番踏入水府,便是想要弄明白……所谓的神境,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!”

????与白玉京相同,妙音,王金光,莫非夜,了空和尚都一样,没有人选择陵江水神给出的其他选择。

????毫不夸张的说,他们来,便是冲着神道的传说而来,背后还有三大圣地以及天魔教的高手指引,自然不会满足于这些所谓的丹药,神兵又或者传承法门。

????每一个人说话的方式或许各不相同,可目的却是相同的。

????这也是陵江水府最大的价值所在。

????

????“如果,我说,你想要的,我给不了呢?”

????看着白玉京,陵江水神平静的反问道。

????“那我也想反问前辈一个问题!”

????并没有丝毫失望之色,白玉京盯着对方的眼睛,缓缓问道:“前辈留下陵江水府……又是想要什么?”

????之前,是陵江水神问白玉京进入水府想要得到什么,可如今,白玉京却反过来,问他留下水府是想要什么。

????这似乎很奇葩,可对于白玉京来说,这才是问题真正的核心!

????“丹药,神兵,传承……这些对于世人来说,或许都是莫大的诱惑,可是,对于前辈来说,却不过都是一些外物,根本不足挂怀!”白玉京继续说道:“前辈留下陵江水府,并且时隔千年,才让水府出世……若说无所求,只是为了给后人留下一点什么,似乎说不过去吧?”

????眼中闪过一缕精芒,白玉京沉声问道:“有传闻说,前辈昔日踏入神境,却被九天道劫轰杀,这传闻究竟是真是假?倘若是真的,那么,如今前辈又是以什么状态,出现在我面前?”

http://www.fengyunla.com/162996/63186673.html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fengyunla.com 海岸线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fengyunla.com